返回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登录 立即注册
 
热搜:
 
公共艺术学
学术研究
公共艺术研究杂志
学术出版社
 
 
您当前的位置为:首页 > 理论研究 学术研究 查看内容

贾廷峰:从村长到馆长,一个艺术“老炮儿”的穿越

2016-7-18 09:5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76| 评论: 0

摘要: 水墨也可以当代!这是太和艺术空间的董事长贾廷峰对自己钟爱的中国当代艺术的评价。大家都知道他致力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推广,了解他对当代艺术的探索,可很少人听过他自己的故事。今天,他开始聊起他自己的经历,从村 ...

水墨也可以当代!这是太和艺术空间的董事长贾廷峰对自己钟爱的中国当代艺术的评价。大家都知道他致力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推广,了解他对当代艺术的探索,可很少人听过他自己的故事。

今天,他开始聊起他自己的经历,从村长到艺术家,这个巨大的身份转变如何达成?他的爱情起源于青葱时期的芦苇荡,跨越了漫长的时间洪流,并与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坚持一件事情谈何容易?但他做到了自己所说的,生命在于让别人需要你。

今天和大家分享“一刻讲者”贾廷峰@一刻talks的演讲,听“从村长到馆长,一个艺术“老炮儿”的穿越”。

从村长到馆长,一个艺术“老炮儿”的穿越

大家好。我是一刻talks的演讲者贾廷峰,迷迷糊糊地站在这里,我现在感觉有点穿越。昨天的此刻我在纽约,今天我站在这里,我时时刻刻充满着穿越感,经常被我自己打动,也不知多少回,经常被自己打动得流泪。为什么?我从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站到今天,我什么都没有,一分钱都没有一块钱都没有,一百块都没有,一千块都没有,一万块都没有,十万块、一百万、一千万都没有,站在今天,我非常的感慨。

大概是19岁那一年我被分配到一个安徽最偏僻的乡村当包点干部,当时我看到很多老百姓吃不上饭,没有房住,我都号啕大哭,我说你们太可怜了,我要拯救你们,19岁那一年。当时我被我自己感动,一个穷小子你凭什么去拯救他们。然后我就开始跟大队书记村长每天在研究致富计划。然后有一天我写了那么厚一本材料,直接破门而入,当时的县太爷,已经退休,一个叫魏恒滨的人,我在讲我的理想我的抱负,我要拯救这么多人。他说你找我干嘛啊?我说我找你要钱,要多少钱?我说你看着办,在三十年前,他当时非常激动,给我拨了四千块钱。我拿着这四千块钱相当于天文数字,我当时的一月工资是21.5元,我拿了这个钱就跑到村里边开始修路,弄鱼塘、弄窑场、弄砖厂,干得红红火火,把我所有心中的梦想全部实现了。

每天夜里,当月光升起的时候,我推着自行车,大队的村长和书记送我到村口的时候,我看着皎洁的月光下,这片村庄里我都感到莫名其妙的自豪,一种巨大的自豪感。我说那么多老百姓,我在拯救你们,一个小孩,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孩在拯救你们,无比自豪的念头油然而生。打那个时候起,我就树立了我的人生的目标,一个人什么才有价值?当你成为很多人需要你的时候你的人生才有价值。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开始在拯救自己,通过我的能力影响别人,拯救别人,一路走来无数的艰辛。

后来我就上党校,当时让我当乡长,是安徽省最年轻的乡长,我就开始实施我另一套宏大的计划。要想拯救更多的老百姓,但是太荒唐了,因为你的官太小了,你不自量力。结果我的改革受阻,后来我就想,这个地方不能承载我的理想,我要走了,上哪去?到海南去。

1991,我借别人500块下海,还是借的,在海南受尽了苦,睡马路,卖盒饭,卖报纸,什么出路都没有,一个人都不认识,也没有钱、也没有人、也没有能耐,唯一可以自豪是我是共产党员。结果我当保安的时候连这一点可怜的资本也没有,他说你当保安可以啊,我说我是党员啊,他说我们不要党员,当时我感到很郁闷。

经过了我大概三四个月的闯荡,我想我不能这样,我就创办了我们太和县驻海南办事处,当时我任主任、法人代表。四年以后我就想,这个主任已经承载不了我的理想了,我小时候是书香门第,我老爸是太和的书协主席,热爱文化,艺术、自由、创造才是我的理想,我怎么当一个乡长,当一个公安,当一个主任呢,这怎能满足我的欲望呢,我不干了,我就辞职了。我老爸甚至要跟我脱离夫子关系,他说你小子不争气。

我就辞职了,我在寻找我自己的声音,我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这个声音是什么呢?就是我的爱好,我的发心。我小时候看着我老爸写春联,写字,画画,这种多好玩啊,有意思。我就开始搞拍卖,我就参与了海南岛第一场拍卖会,那个时候在1991、1992年左右,比现在的嘉德还要早。由此以来我找到我的爱好,从此一发不可收,我开始迈上了我的艺术之路。这一走就是近30年。

前天在艺术南京一个论坛上我发言,我是第一波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老炮儿,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推动者、建设者、参与者。我估计在中国诺大的一个中国,像我这样的老炮找不了几个人了,很多人都跑了,很多人改行了,很多人倒爷去了。

第一个,我把798艺术区的生态改变了,798艺术区大家都知道,是当代艺术区,我是1999年去的,1998年底,当时是金融危机一片猖獗。我当时就在想,在中国的土地上,在中国的当代艺术区,你凭什么拿自己的艺术跟西方人对话,你的油画、装置、影像、雕塑、行为等,在西方人眼里你没有话语权,只有中国的水墨,当代水墨可以跟西方的所有的艺术学者PK。

当时我抱着这样一个理想,一步迈进798艺术区。所有人都认为我来错了地方,劳驾,这里不欢迎你,咱这是当代艺术区,你弄个水墨画廊干什么?我说水墨也可以当代吧,水墨是中国人的,中国人自身的。我们有资格和西方人PK,我们利用我们水墨的才智创造我们中国人的当代精神,完全可以。好,根本都没有生意,一天几千块,一天几千块,一年两年可以,三年你就崩溃了。但是我坚持下来了,我深信我心中的目标是对的,从没有怀疑过。我就坚持,坚持到现在,当代水墨慢慢慢慢起来了,我改变了798的生态。我在德国、法国、美国、东南亚很多国家做了很多的当代水墨展览,我给我们这个民族争得了荣誉。

我想在这里说什么呢?就是说每一个人都可以有梦想,我是我梦想的缔造者,你们也可以是你们的梦想的缔造者。我什么都没有,你们好歹还可以坐在这里听我在讲,我很多年前听谁讲啊?面对我面前完全是一片黑暗,哪有什么前途啊,没有前途,我自始至终跟着我内心的声音在寻找,在坚持,在调整,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谈何容易。

我十二三岁爱上我的老婆,当时她在前面,我在后面,我们俩同班同学,当时我都不看老师上课,我就看那个家伙。我说这小姑娘长得不错,我迟早一天会要把你看到我这里,这个念头一发狠,我二十多年才把她拿下。我的女儿笑话说,她说老爸也太笨了,我是笨,但是我很知足,我就是要她成为我梦中的我的老婆。

结果在三年前四年前,可能我的爱情感动了老天爷,在一个长乐拍卖的现场,我买了一张林风眠的作品送给了她作为礼物,这一幕感动了上苍。当时因为我在国内也算很多拍卖行的大客户,随手签个单,拿个牌号就举了。林风眠画的什么画?画的就是我俩小时候走过的芦苇荡。当然那个时候我不敢下手,也不敢说话,偷偷地在后边盯着她。这个芦苇荡上空有四个鸟,就是我小时候的情景。我看了这张我很激动,我说这张画我砸锅卖铁得买下来,我得送给她。结果我当时在五年前开拍40万,我大喊一声80万,把所有人震蒙了,这小子神经病,怎么那么有钱,当时没有人说话了。更巧的是拍卖官是十年前我的御用拍卖师,这让我绝对没想到,我一点头就敲给我了。

结果半年以后,我回家一看,我这个拍卖我还吓一跳,316号,是我的结婚纪念日,太巧了。当时我非常震撼,就是说人在做天在看,你的心在哪里,你最后就成就在那里,你不要怀疑自己,千万不要怀疑,你们再难也没有我难。你想我那么笨蛋,追求她二十多年才拿到手,多么笨蛋,是吧?而且我起家才500块,还是借的,你想一想,我现在还有两个梦想,希望老天爷成全我。

第一个梦想,我想我也转了一圈了,从村里到乡里到区里到县城到省城到北京,现在我下一个使命是想带着我的团队在纽约开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当代水墨画廊,传播我们中国最牛逼的文化,最好的艺术,这是我的理想。第二个目标,在好莱坞把我的经历,这三十多年来的经历拍个好莱坞大片。然后我想把我的一些精神跟大家分享,我做到的你们同样可以做到,绝对没有问题,你们再难没有我难,我相信没有我难,你们还可以面对我,我面对谁?所以我今天到这里来非常感动,也非常高兴给大家分享我这一刻的心情和我的经历,谢谢大家。

编辑:江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首页        |         新闻        |         视频        |         专题        |         人物        |         展览        |         拍卖        |         公共艺术        |         图集        |         论坛        |         文化产业园
版权所有:中国公共艺术研究www.chinapublicart.org E-maill: diaosujia@vip.163.com
协会总部:北京市石景山区万达广场F座301室 电话(TEL):+86- 10-88212577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京ICP备14038995号-2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外,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本站点的作品图片,如有违反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凡会员或读者发布作品、评论、留言等所引起的纠纷,皆由其作者承担,本站不承担任何相关及连带责任。